「入大體,給我一個冷凍號碼。」

第一天,這天算是我下海(?)真正幫忙第一組的開始。

哪裡缺人哪裡放,每天不下數十件的案子往櫃檯送,可是我們第一組接案的前台人員卻只有少得可憐的兩隻小貓。

這時我就好奇了!就算這裡再忌諱,好說歹說這裡也是個公家機關,每年政府舉辦高普考讓幾萬人搶破頭的悶在酷暑的教室裡,為了幾名少得可憐的鐵飯碗掙得你死我活,可這邊怎麼感覺就是少了一個?

唉,不過我也沒太多時間想這個問題,就是因為這裡的人最少,所以未來這五百多個小時的日子裡我也蹲定了這個空蘿蔔坑,所以這個蘿蔔坑之後到底要遞補誰也就和我沒啥關係,總之這個洞就交給我這個初來乍到的小菜鳥啦!

不過可憐喬喬經過昨天的小小震撼教育後,從走進服務中心開始就不敢到處亂看,只敢坐在座位上緊盯著有人的地方。

很快的,今天一早我終於見到傳說中的阿香姐。

阿香姐是個慈眉善目的好阿姨,她就像那種三不五時會拿煮好的菜和你家分享的好鄰居阿姨類型。(如果你家隔壁全是那種垃圾只會往你門口丟的惡鄰居,那就另當別論吧!)

當她知道我是未來一段不短的時間內都會成為他們工作上的夥伴時,阿香姐便從櫃中翻開一個類似電腦系統教學本的資料夾,開始幫我在殯葬管理所的電腦系統裡加入一個屬於我的新帳號。

雖然我已經幻想過這個系統會不會打到一半突然中毒,或是不小心按錯鍵而跳出鮮血淋漓的屍體畫面(這種事在來服社會勞動役之前,我起碼想像力豐富的做了整整兩晚的惡夢),不過這是設計給殯葬管理所的文字資料建檔軟體,所以就算電腦整個掛點了不起也就是當機,不可能出現那種詭異嚇人的圖片啦!(呼,好險……)

於是,在我鍵入我的新帳號進入高雄市殯葬管理系統時,我不禁睜大了眼珠子望著我眼前開啟的程式視窗。

 

早在昨天的練習過程中,大略學到了些殯葬系統的鍵入資料方法,說難不難,但要說很簡單也說不過去。

就一般而言,若只是打一些普通資料的話,壓力倒不是很大。

但是殯葬管理系統就不同了,它常常會卡到一些隱藏規則,就像在打On Line Game有看不見的陷阱機關,要是忘記那些儲存規則或打字搜尋方式,便會讓你常常好不容易打完了一整面資料後,卻在換頁變成乾淨淨、光溜溜的一片空白申請作業面。

要是遇到這種很白爛的狀況,你除了會氣到跳腳,還會打到手痠。(沒騙你,我手腕上的加味金絲膏可沒少貼一塊過!)

經實驗證明,本姑娘從一開始使用到現在,所嘗試過的錯誤種類族繁不及備載,像是沒存到檔這種小咖問題還只是冰山一角,若遇到高招的,例如費用問題……

「曉喬,妳忘記加使用入殮[1]費用喔!」業者已經將我打好的文件拿到阿津姐的櫃檯要結清費用時,專門收錢的阿津姐看著螢幕說道。

「喔,我馬上登!」我想反正也還沒登出,現在電腦系統上還是那個往生者的資料,所以想也沒想的就Key進去。

「啊啊啊~~曉喬,這樣不行啦!」

「咧?」阿津姐的聲音在聲樂家應該屬尖銳的花腔女高音,尖叫飆過幾個彎,但突如其來的高分貝讓我在尖叫聲中打轉還沒反應過來。

「我們系統不能這樣直接key,因為我已經結帳了,這樣發票號碼會亂掉啦!」

「………」又是一個無語問蒼天。

無奈當時我早就養成習慣動作,打完後就馬上按儲存(免得又出現打完資料又消失的情況),而這種要命的「好」習慣,把我和阿津姐那天整到天昏地暗才恢復原狀。

所以,由此可證,同一個好習慣不一定適應同一個地方,人還是要學會變通才是。(喬喬沉重點頭)

還有讓我很感謝地檢署的一點,就是我的身上沒有掛任何可以把我標籤低化成處刑人的證明,所以在櫃台前,我就像是個剛考上公務員就來工作的公務員,異常興奮的坐到我的新位置前。

但是,我坐到這個位置之後,眼前一個人也沒有。

沒錯,你們沒看錯!我新官上任還沒三把火,人就先閃光了。

從上班時間開始,就有很多殯葬業者帶著火化許可申請書來到殯葬所的服務中心辦理火化許可手續[2],但辦件的人潮就像摩西過紅海一樣直接跳過我,而分散在我左邊的阿美姐和右邊的阿香姐前,就是沒有人敢坐在我面前。

我的視野突然從小小的十八吋視窗開始放大,眼珠子隨著櫃台外人來人往的人群中滾動,在我眼前要辦理火化許可的人多到不在話下,可就是沒人膽敢把他手中的文件拿到我這個新生小菜鳥手上。

「呃,好像沒人耶……」我很尷尬的呆笑,但是左右忙得不可開交的樣子和我形成了詭異的對比。

這種被瞧不起的不屑感讓我忍不住想翻桌,(可惜櫃台是整條黏死十多年的一塊大木頭,要翻桌?除非我是綠巨人浩克),他們難道真的認為新手不可靠嗎?

好歹昨天我也好好學了該怎麼鍵入亡者相關資料,雖然對於大多數的程序還是處於似懂非懂狀態,但打幾個資料應該沒問題吧?

  可是那些手中拿件的大哥大姐不知為什麼看到我就閃得老遠?這種被瞧扁的光波掃瞄久了會讓人很不爽,於是當我正決定勇往直前的親自要件時,奇蹟終於發生了——

  「兩件,一件給妳打,妳卡閒……」

有一個葬儀社老闆涼涼地從外頭走進來,把使用殯葬設施申請書其中一件分給我,另一個則放在已經疊到天邊去的阿美姐桌案上,接著就坐在我面前的椅子。(很抱歉,悲慘的事實就是如此,當時只有我眼前的椅子非常可憐的無人問津。)

  天啊!在業者遞給我申請書的那一刻,我就像韋小寶拿到第一本四十二章經般,那種興奮難耐不知道是太感動還是錯覺,我好像從申請書上看到希望之光啊!(絕對是你的錯覺!)

「好,我來!」

我拿下生平第一件申請書開始鍵入資料,基本上它只是很簡單要火化申請件。(看來連老闆都知道我是菜鳥=.=||||)

為了證明我這菜鳥真的很不菜,我飛快的手指便開始在鍵盤上瘋狂舞動,製造出一連串令人驚豔的啪咑啪咑聲響。

在一旁的其他葬儀業者似乎也被我的聲響打動,發呆的也開始回神,開始用很不可思議的眼光開始注意我的一舉一動。

  最後一個列印鍵一按下,雷射列印機啟動的那刻起,我幾乎可以聽到那些有眼不識『小喬』的傢伙瞪大眼,豪邁的在我腦海中大肆拉出一條長長的歡呼聲。

呵,當下何止是一個爽字可以形容?簡直是爽呆了啊!(偷笑中……

當我得意忘返之際,伸手一揮拿起自己辛勤工作的成果,我學起大姐們露出職業微笑說道:「老闆,這是你的火化許可證,請簽名。」

當我很阿莎力的在火化許可證上簽上承辦人的大名,老闆也很阿莎力的大筆一揮簽下自己的名字,但是接下來他開始拿起我打的火化許可證核對時,他的眉頭突然揪了一大圈。

「誒,小姐,這個地址妳有打錯咧!是104巷1004號,不是14巷114號。」

老闆拔高聲調的翻過正面給我看,因為資料一打進去就會印三張出來,分別為「殯葬管理所留存正本[3]「火化許可證[4]「骨灰入塔許可證[5]等三張大小一致磅數的A4紙。

我的手一個失誤下,讓一連三張的資料全部同一地址欄全部寫錯,好像刻印匠的刻錯了一個字,在蓋印之下將錯誤無限放大,形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窘境。

慘,我打錯了!

這個結果很成功的嚇到我,我的頭皮開始從前麻到後腦勺,如果隨便打錯一個文件或報告,大不了雙手一揉就把它扔進垃圾桶,但我打錯的是決定一個往生者是否可以火化登上極樂世界的人間最後一張證明耶!

「阿、阿香姐,怎麼辦?我打錯了……」

我看著阿香姐整個人快都哭了,得罪魔神仔,我晚上一定會像花田一路一樣被鬼壓床啦!

「錯了就用利可白給它改過來就好啦!」

「啊?」

有那麼簡單嗎?

我也不曉得沒能適應的是她的話還是她的反應,「這、這種那麼重要的東西用利可白改改就好了嗎?」

我很嚴重的懷疑她這句話的可信度和效度,開玩笑,我可不想因為這件申請書而被殯葬管理所退案[6]啊!(淚奔~~)

「現在政府在講求節能省碳,如果重印等於是浪費印錯的三張又加上多印的三張,總共浪費了六張紙資源,不可以那麼不惜福喔!」(六張?不是三張而已嗎?)

雖然我還對這種浪費六張還是三張的這種節能省碳理論發愣時,阿香姐還是一樣的慈眉善目,咕嚕地搖動利可白裡的滾珠,很乾脆的幫發呆的我把錯誤的地方塗掉。

咧!?

「等它乾了趕快改一改拿給老闆,還有下一件啊!」說著,阿香姐把別人推在她桌上的件也拿到我桌上放著。

「妳打字很快,反應已經比一般剛來的人好很多了,但還是要慢慢來,慢慢來比較快啊!」

這句話很直接的打到我的心坎。

這不就是某個知名網路作家的名言嗎!?

當這句話跟著和煦的陽光朝我綻放時,我感受到的不是可能會來臨的冰冷責罵,阿香姐依舊笑得很溫暖時,我的心好像跟著泡了一個又熱又暖的碳酸溫泉,不安的懷疑和恐懼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第一個信任我的老闆被我衰到多等了五分鐘,但喬喬在此對給新人機會的您至上崇高的敬意,如果全天下的老闆都是你這樣的老闆,那現在的大學畢業生就不會畢業即失業啦!

不過人生不就是這樣,在錯誤中嘗試學習,在學習中忍受錯誤,反正船到橋頭一定直的!

謝謝妳喔!阿香姐。

 

 


[1] 入殮 當大體要進入火化或其他葬禮儀式前,必須先進行化妝換衣的相關程序,以表對死者最後送行的尊重。

[2] 火化許可手續 在人往生後會選擇用土葬或海葬和火葬的方式,現今大多以火化居多,但若要使用本中心的火化爐,就必須事先向中心提出火化許可申請火化許可證。

[3]殯葬管理所留存正本 印出的火化許可證,在所內必須留下正本留存歸檔。

[4]火化許可證 死者的火化許可證明,有了這張證明書才能進行火化程序。

[5]骨灰入塔許可證 當火化結束後的骨灰要放入骨灰塔的證明書。

[6] 退案 當社會勞動人表現不佳時,輔導機構有權力將其個案予以退案處理發還地檢署。

創作者介紹

我在殯葬管理所數饅頭的日子

J.K.棠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